Institute News

1937年南京大屠杀:保留幸存者证言

南加州大学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合作扩展影像历史档案

加利福尼亚洛杉矶 2013年12月13日  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展开历史性的合作,为1937年南京大屠杀最后的幸存者保留证言。新的证言旨在构建起完整的个人生活史,包括他们在南京大屠杀之前和之后的社会文化生活。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占领了当时中国的首都南京,在近两个月时间内杀害了平民与大量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达30万人以上。

这些证言将为南京大屠杀历史增添新的视角与知识,并将于2014年2月归入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下属的影像历史档案库。采访的程序是根据纳粹屠犹基金会在采集纳粹大屠杀幸存者证言以及采集柬埔寨和卢旺达大屠杀幸存者证言时所积累的经验。新采集的证言也将加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已有的档案中。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与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的合作项目超越了一般层面上对于南京大屠杀见证人的经历梳理、档案整理或是宣传报道,而是试图通过客观和规范的研究,深入到南京大屠杀见证人的生活状况、心理状态、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等层面,驳斥日本右翼势力对历史的歪曲和否定,引发学界、政界、商界和社会公众对该群体的关注,揭示创伤性记忆、悲剧文化、历史废墟对于文明进步的意义。

“如此之多的纳粹屠犹幸存者告诉我们,仅仅说一句‘不再重演’而忽视其他人的苦难,那是远远不够的。”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执行主任斯蒂芬·史密斯说道,“保留1937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记忆的努力不仅仅是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的自觉之举,我们有责任共同承担历史使命。”

施善基金会(Siezen Foundation)主席塞西莉亚·陈说:“所有的人类都休戚与共情同手足。人们需要从纳粹屠犹、南京大屠杀和其他可怕的暴力行为中吸取教训。让学生们通过研究幸存者证言来学习历史,我们就能够开创可持续的个体行为改善方式,并且为世界增加积极的因素。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的工作极为重要,非常值得全球支持。”

今天大约还有200位幸存者,保留全面完整的视频证言变得十分迫切。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希望能为我们的影像历史档案库采集约100份幸存者、学者以及专家的证言。除了可以通过影像历史档案库获取之外,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还将收到完整的资料拷贝。

南京证言归入影像历史档案库之后,将与档案库收藏的亚美尼亚大屠杀、卢旺达大屠杀、柬埔寨大屠杀等其他大屠杀的目击证言并列成为单独的类别。基金会认识到需要系统地保留其他种族灭绝行为的证言,让学者们能够跨越时间、地点、文化以及社会政治背景来研究目击者的经历。

关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

美国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影像历史与教育研究会始终致力于对纳粹大屠杀以及其他种族灭绝行为的幸存者和目击者进行视频和音频的采访。研究会的影像历史档案库现收藏有近52000份证言。研究会挂靠于南加州大学人文、艺术与科学学院,与全世界各相关机构展开合作推进学术研究,向教育工作者提供资源与在线工具,为教育和科研目的而使用证言。

关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该馆于1985年由南京市人民政府拨款修建,是中国政府颁布的“国家一级博物馆”,也是中国大陆第一家二战类型的纪念馆,在中国的博物馆界享有盛誉,在国际民间外交、和平学研究、南京大屠杀史宣传与维护方面具有重要影响力,年均接待量超过600万人次。经1994年至1995年、2005至2007年两次扩建后,现占地面积约7.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形成展览集会区、遗址悼念区、和平公园区和馆藏交流区等4个功能区域,属纪念性的遗址型历史博物馆,展出有3300多张历史文物、3500多张历史照片和南京大屠杀“万人坑”遗址。该馆曾于1985年、1991年、1997年,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遇难者、加害者和第三方见证人为对象,组织了三次大规模的普查,收集整理了4000多份口述史档案(内容主要集中在战争受害时段)、12000多条遇难者名录及其他相关史料。

——————————————————————————————————————

联系方式:

安妮·玛丽·斯坦因 / 约什·葛罗斯伯格         卢彦名

南加州大学纳粹屠犹基金会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电话:213.740.6036 / 213.740.6065              +86-025-86612230/52667177转8607

amstein@usc.edu / josh.grossberg@usc.edu      nj1937@126.com